导航: 快速阅读智商IQ记忆力思维方式脑筋急转弯智力开发右脑开发想象力灵感

理性思维有什么重要性


【www.kaoshila.cc - 思维方式 时间:03-25】
理性思维有什么重要性

  坚持理性的思维原则是现代城市规划中最基本的要求,但是在我国的城市规划中,大部分还是缺少必要的理性思维。下面小编为你整理理性思维的重要性,希望能帮到你。

 

  理性思维的重要性

  理性,什么意思?引用张维新的四句话:

  第一,理性思考要求我们在评价一种变革和政策的优劣时,必须尽量超脱于自身的地位、身份、利益,必须讲公共理性,学会换位思考。

  说带兵,战士们犯错误了,一顿臭骂,解气,有用吗?达到效果了吗?他为什么会犯错?在我的角度讲,他活该挨骂,因为它是我的兵,犯错了就要受到惩罚,骂完了,老实了,从某种意义上将达到了目的,从他角度讲,可能被骂得不明不白,会怎么样呢?无人可知。说学校,学生考试班里一半没及格,班主任在家长会上一痛批,回家学生也少了一顿“晚餐”,效果呢?是你老师没教好?学生没学好?老师没能力?学生素质太差?还是班里风气差,没有学习气氛?老师又想了多少?

  我在上学时特烦老师说一句话:我的课谁睡觉谁就别听,其他课我不管!可笑,自己在台上讲课,底下学生呼呼大睡,于是乎你把它请出教室,别人的课你就不管,合适吗?作为一名管理者,换位思考很重要,又想起老师常说的一句话:“同学们,你们在课上睡觉,就会影响老师的心情,老师的发挥,所以请你们换位思考一下!”这是我上学时老师常说的,但他们总是在上课时讲换位思考,在考试呢?在开家长会呢?做人一定要有原则,既然你讲换位思考,就要时时刻刻想着别人,你的学生,你的兵,你的职工,你不关心他们谁来关心?作为管理者,你自己做不到的,就不要要求别人做到,你为人师表,教出来的学生一定是高素质的好学生,你是一个高素质的军官,就会带出一批批好兵。

  第二,理性思考要求我们在评价一种变革和政策优劣时,必须考虑政策的可行性,把这项政策与可行的替代政策(alternative)相比较,而不能把现实中根本不可行的理想目标作为反对一项政策的理由。

  还是借用作者的例子,以讨论收入分配为例,设想社会由两个居民组成,考虑A、B、C三种状态:在A状态下,每人各得100;在B状态下,第一个人得120,第二个人得180;在C状态下,每人各得150。再进一步设想现在处于状态B。那么,如果这三种状态都是可行的,社会最优的安排应该是状态C;但是,如果状态C不可行,我们就不能用状态C批评状态B。如果不考虑可行的选择,非要两个人收入均等,我们只能走向状态A,两个人都受到损害。在某种程度上讲,这还是一个换位思考的过程,有十个人都快渴死了,但只有一碗水,那你还会考虑把一碗水都喝了解渴,谁都明白,救命要紧啊!跟开公司是一个道理,公司一共五个部门,其中三个部门常年为公司盈利,其他两个部门总拖公司的后腿,有哪个老板会一气之下关闭那两个部门?班里十个学生,有两个学习差,班主任就要放弃它们吗?这不是明智之举,这是一种冒险做法,可能你放弃的两名学生会影响到其他八名同学的进步,这个账算过没有?

  第三,理性思考要求我们在评价一种变革和政策的优劣时,必须摆事实,讲道理,实证数据和逻辑分析相结合,而不能以感觉代替事实,用直觉判断代替逻辑推理。这个就更简单了,讲我身边的例子,有些战士文化素质低,学东西慢,工作学习比较滞后,那么在评先进是就排除他们吗?这么简单的道理,都懂!

  第四,理性思考要求我们实施一项变革政策时,必须本着“向前看”的精神,也就是如何在给定的历史条件下,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把蛋糕做大,实现多赢,使全体民众和整个社会受益,而不是向后看,纠缠于历史旧账。

  中国人骂小日本,恨小日本,中国和日本建立友好关系,很多老百姓都说中国太软,美国炸了中国大使馆,中国只是强烈谴责,老百姓又不干了,说怎么着也给他们扔一颗,其实不是政府软弱,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可能说得比较恰当,但作为中国人,谁想挨欺负?不跟日本建交,中国经济发展怎么办?经济发展不了,国力强大不了,怎么和日本抗衡?有些东西不要考虑得那么直观,理性思考一下,国家有国家的难处!

  理性思维的3条原则

  理性思维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,而是需要后天刻苦的学习和训练,其中自然科学的学习对理性思维能力的养成意义重大,但这只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。有的人学了一些科学理论,知道了一些科学知识,但对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并没有深刻的领会,也未能养成理性思维的习惯。

  理性思维并不等同于冷静思维,虽然冷静思维是理性思维的前提。有的人发表言论时是很冷静的,也尽其所能进行了各方面的思考,然后就认为自己的言论是理性的,这是对理性思维的误解。理性思维是有一些原则的,在不掌握这些原则的情况下的冷静思维,其实很可能就是不理性的。理性思维的原则有不少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休谟公理。

  1、理性思维的总原则—休谟公理

  英国哲学家、经济学家、历史学家休谟(David Hume)提出了理性思维的总原则—休谟公理,内容为“没有任何证言足以确定一个神迹,除非该证言属于这样的情形,其虚假比它力图确立的事实更为神奇。”

  这段话比较绕口,但含义并不复杂,简单地说就是“非同寻常的声明,需要非常确凿的证据”。例如我上班迟到了,我给领导的解释是“路上堵车”,因为堵车是一个非常寻常的事件,我不需要给出太多的证据,领导选择相信这个理由也是合理的。但若我给出的理由是“路上被火星人劫去做了人身实验”,那这种理由非同寻常,除非我拿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的确发生了这件离奇的事,否则领导不应该相信,除非他有意装傻。

  遇到离奇的说法,很多人的选择是“半信半疑”,因为他无法确定该说法一定是假的,于是以为“半信半疑”是理性的选择。其实这很不理性,理性的做法应该是根据该说法的离奇度来确定相信度,该说法越离奇,则越不应该相信,相信度与离奇度成反比。

  对于火星我们都了解甚少,但如果有媒体称“火星上发现了动物”,你半信半疑了,即你的相信度是1/2,并自以为很理性。但如果换个问法“火星了发现了水”,你相信度还是1/2,有水->有单细胞生物->有多细胞生物->....->有动物,一步步问下去,你每步的相信度都是1/2,中间众多的1/2可能性相乘,就会得出一个非常微小的相信值,这就与“火星上发现了动物”的1/2相信度严重矛盾。同样一件事,由于问法的不同,你按“半信半疑”的方法得出的结论就自相矛盾了,其原因就在于没有考虑到离奇度,火星上有动物的离奇度比有水的离奇度要大得多。

  判断离奇度的大小需要一定的科学知识,例如我上篇博客中分析的旧SIM卡耗电量大10倍的流言,就是因为通信专业人士了解SIM卡工作原理和技术指标,能体会到比一般公众更强烈的离奇度。但是,不具备专业知识的公众在面对这类说法时,就没有办法鉴别真伪了吗?当然不是,公众可以从统计的角度来判断事件的离奇度,中国在科技方面的新发现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,这是众所周知的,旧SIM卡耗电量大10倍这件事应对全世界的所有手机用户都有影响,而西方发达国家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都没有发现,国内众多科研院所和三大运营商的研发部也都没有发现,却让一个修电脑的人发现了,这还不够离奇吗?

  我母亲是个只上过小学的纺织工,早已退休在家,她在判断国内科技事件的离奇度时有个方法,那就是问一句“美国人用这个吗?”在遇到推销离子水净化器、经络理疗床、磁疗枕时,她就会想“美国人聪明又有钱,这么好的东西他们为什么不用呢?这事也太离奇了吧。” 我母亲就靠这一招,识破了所有专门针对老年人的骗局。

  2、无法证明不存在不等于存在

  考察一个事件是否存在,需要的是证明该事件的确存在的可靠证据,而不是不能证明该事件不存在就反证其存在。例如宇宙里有外星人吗?,面对浩瀚无垠的宇宙,愣说一定没有外星人,我本人是不愿意相信的,但不能因为宇宙的浩瀚就认定外星人一定存在,确定外星人是否存在需要能证明其存在的可靠证据,而“不存在”本身是无法证明也是不必证明的。

  有人拿数学中的可以证明“不存在”来反驳“不存在无法证明”这个观点,这是无效的,因为数学是逻辑的延伸,其边界非常明确,在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如此明确的边界。很多怪力乱神说法所描述的东西,我们都无法证明其不存在,但不能因此而认定其存在。理性思维的方法是首先不相信其存在,直至能证明其存在的可靠证据被找到为止。

  3、非此未必即彼

 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并不是“互斥”关系,即使证明了“非此”,那也未必“即彼”。例如用一个望远镜观察远处的一个物体,并做如下分析:它不是一个石碑,不是一个植物,不是......,那它一定是个人。这种分析就非常不靠谱,因为这个物体究竟是什么?有几乎无穷的可能性,贸然使用排除法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。

  在讨论中药的毒副作用问题时,有中医粉丝反问“西药的毒副作用更大,你为什么不说?”,西药的毒副作用是与原问题无关的问题,即使你论证出“西药其实都是毒药”这个结论,也不能反证中药就没有毒副作用。

  不要以为这个道理非常简单,在这个问题上犯错的科学人士都不少,有个执迷于飞碟研究的某天文馆研究员,在一个UFO事件研讨会上,他的观点是“该UFO可以确定不是飞机,不是火箭,不是气球,不是....,所以它是飞碟。”虽然我们至今也法确认那个UFO到底是什么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研究员的论证过程是错误的。



上一篇:什么是理性思维的方式

下一篇:理性思维有什么作用